锦州地区一站式网络营销服务商

网站建设、网络推广、网站维护、城市站群

【点此咨询】

他帮可口可乐、拉面说做营销营收过亿,助140万夫妻店0成本开“云店”创收翻倍

阜新SEO

每一个线上新消费品牌做到一定体量后,再通过传统的线上渠道拓展市场,势必面临着流量成本倒挂的危机。但通过转战线下提高天花板也并非易事,新兴的小品牌很难替换传统老品牌,毕竟可口可乐、农夫山泉等老牌快消品早已划分城池构建渠道能力,占据了绝大多数零售门店的有限空间。

那该如何帮助线上的新消费品牌触达更广的消费人群?惠合科技创始人&CEO郑云帆在兴盛优选的社区团购模式上找到了启发,“去中心化的线下夫妻店就是绝佳的流量入口。”

成立于 2017 年的惠合科技,先建立起品牌直连门店的渠道营销平台,让品牌营销投放不依赖原有人力覆盖的多层级链路,实现信息和资金交互的透明化、高效率。在服务了可口可乐、农夫山泉等 60 多家一线传统快消品牌后,惠合科技也沉淀了 140 万家线下零售小店,便借鉴兴盛优选的社区团购模式帮助门店开“云店”,建立起新消费品牌和线下门店间的购销平台,目前“云店”已签约了拉面说等网红品牌,快速合作了 4000 多家线下门店。

融资方面,惠合科技 2019 年获得了浅石创投领投的数千万人民币A轮投资。

拿下 140 万家线下“夫妻店”流量入口

大学期间,郑云帆初次创业创办了一个类似于分众传媒的项目,并拿到了天使轮融资。虽然项目一年后停摆,但郑云帆也积累了市场营销方面的经验,先后进入了雅培、中国烟草头部快消品企业。

2013 年,中国烟草成立子公司成为首批探索B2B平台的企业,郑云帆作为初创团队成员负责可口可乐、农夫山泉、箭牌等各类全国一线品牌的合作、运营以及全国门店的拓展,经历了快消品线下运转的每一个环节。

在快消品B2B平台近 5 年的摸索中,郑云帆意识到交易的互联网化并不能给品牌带来真正的价值,原有的经销商体系履约交付方式确实是必要的,其模式很难被打破,相反B2B平台跑不通。

而和可口可乐、农夫山泉等品牌多次打交道中,他看清了品牌的另一个大痛点——线下渠道的营销混乱,效率低下。

通常品牌为了激发好线下门店的货品销售,需要通过进货折扣、投入陈列投放费用等等做门店动销激励。但传统渠道依赖于经销商体系,品牌总部制定好的策略需要历经经销商、业务代表等多层级才到达门店,链路很长。同时要触达的线下门店又主要分布于三四线城市以下,90%以上为夫妻小店,极为分散,造成这中间存在很大的信息不对称问题。

比如品牌总部的市场部制定好了一个陈列投放策略,它会给到ABC三类门店超过上百套方案,由经销商、业务代表拜访完成,他们需要划分好门店类别并传达好对应方案的细则。但常常最后的结果是,实施人员和门店不知道具体要怎么陈列摆放,也不知道自己能拿到多少陈列费用,或者不按照要求来完成,陈列的维护频次由于需要品牌人员到达门店实施,很难做到高频次维护。

进一步分析其中痛点,郑云帆发现除了以上提及到的传达效率低外,品牌营销常出现跨区窜货导致的营销费用浪费。品牌在不同区域的渠道能力不同价格会不同,需要通过营销费用去调节。部分经销商为了更快完成消费目标,就把商品拉到价格更高的地方去卖,经销商最后是有了利润增长,但品牌需要为这些窜货花更多激励动销的营销费用。

整个过程中,执行监控和费用核销都很困难,数据也都是缺失的。“营销激励没提高品牌渠道竞争力,反而催化了渠道的紊乱”,郑云帆调研得出的数据是,中国的快消品品牌每年投入零售门店的营销费用超过 5000 亿元,几乎占据营收的10%-15%,其中一半费用都花得很不明朗。

“营销投放本质是信息流和资金流的交互”,郑云帆思考的是如何帮助品牌总部点对点传达给门店,门店执行结果也能反馈给品牌,并很快完成资金的支付。

2017 年郑云帆便创办惠合科技,推出了品牌直连门店的e店佳平台。品牌和门店的合作很简单,快消品品牌在e店佳后台发布营销任务,门店端能在e店佳小程序上自发接受任务并按品牌要求完成任务后,品牌按门店完成营销任务情况实时发放任务奖励。

具体的执行策略上涉及三个重要问题:

一是如何快速让门店使用e店佳?惠合科技的做法是在品牌货品出厂阶段,就在货品包装上附好二维码,商品进店后门店立马扫码进入小程序领取进货折扣等奖励。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