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州地区一站式网络营销服务商

网站建设、网络推广、网站维护、城市站群

【点此咨询】

上海互联网苦等新BAT与TMD

抚顺网站制作

“拼多多太不符合上海的气质的了,它的品牌调性与上海格格不入。” 

在上海某互联网企业就职的王聪说道,作为一个上海人,拼多多强调的下沉市场和加班文化,都与上海的金融范和精致生活不太相符。但是,异军突起的拼多多,如今成为了上海互联网企业的「课代表」,巅峰市值曾达到1160亿美元。 

除了拼多多,上海科技互联网圈崛起的「新同学」,还有从上海购物中心“新天地”崛起的小红书,在大学生区“五角场”发展的B站,坐落于陆家嘴滨江中心的盒马,这些上海范十足的新经济代表,部分已经走进资本市场。 

当然,眼下上海互联网圈面临的竞争依旧激烈。“沪上皇”拼多多正在备战“双11”,与淘宝/天猫、京东、甚至快手和抖音直播决战购物节;“浦东之光”陆金所正在与蚂蚁集团、京东数科竞速金融科技第一股;“魔都新希望”阿里本地生活饿了么与美团从线上打到线下。 

不言而喻,这些上海互联网头部企业在各自的行业中,还是第二梯队的玩家,仍在与行业No.1继续厮杀。这也让10年前那句著名的“上海为什么没出马云”,近10年中,似乎又新增了“上海为什么也没出王兴”的疑问。        

   数据截止时间:2020年10月25日

在接连错过BAT(百度、阿里、腾讯)和TMD(头条、美团、滴滴)后,上海在等待新10年的互联网企业代表。

“魔都”互联网终于回来了

过去10年中,上海互联网似乎总是在失去。 

饿了么、大众点评、盛大游戏等等,都曾是各自领域的开创者,只是如今,饿了么已经成为阿里本地生活的核心,大众点评也成为美团点评公司的重要组成,盛大游戏更名再变卖,帮助浙江的世纪华通成为A股市值第一的游戏厂商。 

而发生在2020年的下半年一系列事件,似乎预示上海的互联网景象正在开启新10年。 

先是阿里宣布三总部三中心落户上海,三总部中的支付宝、阿里本地生活中西和盒马均是超级独角兽级别企业;全民购物节“双11”来临之际,拼多多的市值也重返千亿美金大关;陆金所冲击IPO,以其计划在美筹资30亿美元的情况看,有可能是今年美股金融科技最大的IPO。 

另外,近几年中,拼多多从创业到上市只用了3年时间,紧随其后,陆金所、阿里本地生活饿了么、携程、小红书、B站等等新兴的互联网企业,构成了上海科技互联网企业市值/估值Top10。       

  数据截止时间:2020年10月25日

在PC互联网时代的10年中,上海互联网默默无闻;移动互联网10年中,上海互联网有过希望也有失望;如今新商业时代,上海互联网终于重新归来。

实际上,上海曾是国内互联网世界的一极。在这座堪比纽约、伦敦的金融之都,互联网之风也最早吹进这里。而曾经的知名互联网企业盛大,是谈到上海互联网时绕不过去的路标。 

盛大在2001年进军游戏领域,巅峰时期是世界上拥有最多同时在线用户数的网络游戏运营商。也因为盛大,上海聚集了巨人网络、莉莉丝等一批互联网游戏企业。同时也吸引了腾讯互娱、完美世界等游戏公司落户上海。 

盛大网络在2012年私有化后,盛大游戏在2018年引入了腾讯的30亿元投资,2019年更名为盛趣游戏,尽管最终被浙江世纪华通收购,但不可否认盛大对上海游戏产业的促进作用。而且如果上海游戏产业不发达,黄峥也不会在上海创立寻梦科技有限公司,这家专门做电商和游戏代运营的企业,后来孵化出了拼多多。 

黄峥曾在分享拼多多的理念时提到,“让购物具有游戏化的快感”。也是依靠这套打法,拼多多从上市的240亿美金到今天的逾千亿美金,上市两年市值攀升近5倍。 

游戏等娱乐产业在上海的扎根,也促进了B站、阅文集团、喜马拉雅等互联网文娱企业的发展。如今,Z时代群体用户已经超过4亿,这些互娱企业仍有很大的发展潜力。 

在互娱领域之外,上海互联网另一类代表聚集在生活服务领域,这也与上海追求生活品质的特性分不开。成也因此、败也因此,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泪洒与美团的合并大会上,也许没想到的是,自己没打败美团的强地推战法,另一位喜欢打高尔夫的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,也没有打败出差住汉庭的王兴。

最新文章